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3439创富论坛 >

《律师法》修改:保障律师权利

2019-12-11 13:34      点击次数:

律师在代理诉讼案件时,会见当事人、调查收集有关证据、查阅案卷等等,本来是法律赋予的权利,但现实中却往往阻碍很多,这种状态亟须改变。北京德恒律师事务所主任王丽说。 近日多家媒体报道,由司法部负责起草的《律师法(修改草案)》已形成并提交国务院。

  “律师在代理诉讼案件时,会见当事人、调查收集有关证据、查阅案卷等等,本来是法律赋予的权利,但现实中却往往阻碍很多,这种状态亟须改变。”北京德恒律师事务所主任王丽说。

  近日多家媒体报道,由司法部负责起草的《律师法(修改草案)》已形成并提交国务院。

  中国现行《律师法》是从1997年正式实施的。“当时这部法律的出台,可以说是中国法制建设史上一个重要的进步,并对律师业的发展具有很大推动作用。”王丽说。

  中国是从改革开放后不久的20世纪80年代初开始恢复文革中中断的律师业的。相关资料显示,目前中国执业律师达11.4万多人,律师事务所11691个,律师队伍不断发展壮大,每年办理诉讼案件150多万件,非诉讼案件80多万件,法律援助案件10多万件。

  王丽律师说:“中国社会发展非常之快。律师法出台后的8年来,随着中国市场经济体制、法制建设的发展以及律师工作改革的不断深化,律师法的一些条款已经不能适应当前形势,应当做出修改。”

  因为担心律师与犯罪嫌疑人串供,公安、检察院等司法机关往往对律师会见当事人做出种种限制,导致律师与当事人会见难。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陈卫东教授说,会见难最突出地体现在侦查阶段,一般来说在案件进入审判阶段后,律师会见被告人基本上比较顺利。陈教授说,按刑事诉讼法第96条规定,涉及国家秘密的案件,律师会见在押的犯罪嫌疑人应当经过侦查机关批准。但目前在侦查阶段,会见批准制变成了几乎所有案子的必经程序,而且,侦察机关对会见往往限制时间、次数、谈话内容。

  关于调查取证难,陈卫东教授说,虽然诉讼法第96条规定律师在侦查阶段即可参与诉讼,但没有承认律师在侦查阶段的辩护人地位,这使得律师在这一阶段处于尴尬地位,不知道自己能做些什么。而在审查起诉和审判阶段,法律虽然规定律师有权自行调查取证和申请调查取证,但同时规定律师调查取证要征得证人或其他有关单位和个人的同意,向被害人及其提供的证人取证还必须经人民检察院或人民法院许可。实践中,证人不愿作证、单位不予配合的情况很常见。

  此外,律师权利得不到充分保障的常见现象还有,律师查阅案卷材料的权利得不到保障,阅卷的范围、时间受到限制;在法庭的举证权、质证权、辩论权、提问权也受到一定限制和轻视,有时相关知情权也得不到及时保障,等等。

  陈卫东说,律师的权利大致可以分为具体执业权利与执业保障权,二者相互配合,共同支持着律师有效地履行各种法定职责。

  诸如会见权、调查取证权、阅卷权、通信权等等,都属于律师具体执业权。陈卫东教授说,事实上,在中国现有的律师权利体系中,虽然具体实施状况还需要进一步完善,但具体执业权利的种类大致还是齐全的。

  陈卫东说,目前更为突出的问题是,律师执业保障权长久以来都没有得到应有重视,现行律师法中仅简单地规定了“律师依法执业受法律保护”与一定条件下的拒绝辩护或者代理权两类执业保障条款,而对于一系列基本的执业保障权并没有任何体现,如独立自由执业权、拒绝作证的权利、拒绝搜查与扣押权、执业言论豁免权、拒绝辩护与代理权、取得合理报酬权等。

  在谈到律师拒绝作证权时,北京广盛律师事务所上海分所刘春泉律师说:“如同执行紧急任务的警察经鸣警笛可以闯红灯一样,律师应当享有一些职业特权,否则从业者无法履行其天职。律师应当有权为当事人、证人、第三人保守秘密,哪怕这些秘密可能涉及犯罪,除非危害国家安全或者重大公共利益,律师不能被强制泄漏这些秘密。”刘说,在法治比较成熟的国家,医生、牧师等都享有类似的权利,例如躺在手术台上的不论是否罪犯,在医生眼里都只是病人。他说,在西方国家实践中,拒绝作证权有的是以判例方式确立的,有的是律师职业道德规范确立,考虑到中国现实情况,律师拒绝作证权应以成文法的形式以予明确。

  对于律师法修改,许多人认为,应当通过大范围充实律师执业权利而将现有的律师法由“管理法”转变为“权利法”,另一种观点则认为,参考世界各国律师法的立法例,律师法基本上体现的是管理法的特点,解决律师权利的扩大问题不应当仅仅通过修改律师法来实现。

  陈卫东教授说:“我认为,律师法的本质应当是一种职务法,既应当体现律师资格、执业管理、行业管理等方面的管理内容,也应当体现确保律师依法律师职责的执业保障方面的内容。至于律师具体执业权利,应当在《刑事诉讼法》等相关法律条款中做出规定。”

  陈卫东教授的上述观点涉及到的是律师诸种权利在律师法及其它相关法律条款中如何合理分布的问题。

  中国现行律师法列举了各种具体执业权利,包括调查取证权、阅卷权、会见通信权,出席法庭、参与诉讼权以及享有诉讼法律规定的其他权利。陈卫东认为,这种列举具体诉讼权利的做法意义不大,一方面,它很难能够完整地体现各种具体执业权利,因为律师代理的业务各异,所需的权利内容、权利的规范与救济也有很大差异;另外,律师法作为一部“非基本法律”,对很多权利的完善问题是“束手无策”的,如关于会见权的完善,必然涉及增加公安机关、检察机关相关的保障义务、违反责任等内容,而这超出了律师法的调整范围。“因此我认为,应当取消现行律师法所有有关具体执业权利方面的条款,将有关内容划归刑事诉讼法调整。修改后的《律师法》规范的重点则要转移到律师执业保障权的有关内容上。”陈说。

  陈卫东认为,在律师的执业保障权利中,独立自由执业权、执业言论豁免权、合理取酬权、拒绝辩护与代理权均应在《律师法》中权利一章加以体现或者予以完善。而由于律师执业保障权利中的拒绝作证权与拒绝搜查扣押权,更多地涉及到刑事诉讼法中的证人特权部分以及搜查、扣押程序的规定,参照大多数其他国家或地区的立法例,亦应当归入刑事诉讼法中相关章节中加以规定。

  对于《律师法》修改涉及的内容,业内人士的提案很多,其中有个倍受关注的焦点,是是否对《刑法》第306 条做出修改。

  该刑法条文规定:在刑事诉讼中,辩护人、诉讼代理人毁灭、伪造证据,帮助当事人毁灭、伪造证据,威胁、引诱证人违背事实改变证言或者作伪证的,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严重的,处3年以上7年以下有期徒刑。

  1998年10月,王万雄接受委托,为一起恶性强奸杀人案中的犯罪嫌疑人陈亮作辩护人。在会见嫌犯的过程中,陈亮称案发时他在朋友钟新涛的宿舍,没有作案时间,律师王万雄在查阅相关材料时,未见侦查机关调查钟新涛的证言,于是便到钟新涛处取证并制作调查笔录。

  根据潜江市检察院的指控,在钟新涛处,王万雄询问钟新涛:1998年4月29日晚,陈亮是否去过你宿舍?钟新涛回答:没去过。王万雄反复让钟新涛想,并说:陈亮说去过你那里。钟新涛即回答:好像去过。王万雄便要钟新涛出庭作证。1999年1月12日下午,钟新涛在法庭上作证说,自己案发时陈亮与其在一起。但此后,在公诉人的询问下,钟新涛又承认自己作了伪证。

  因为涉嫌“辩护人妨害作证罪”,律师王万雄于2001年7月28日被刑事拘留,同年8月9日被逮捕。2002年元旦,潜江市法院一审判决王万雄无罪,他暂时走出看守所。但潜江市检察院认为一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导致适用法律不当”,又向上级法院(汉江市中院)提起抗诉。4月12日,汉江中院作出判决:妨害作证罪成立,判处王万雄有期徒刑1年。

  在狱中的王万雄开始写申诉材料,湖北省律协也为他的案子奔走。最终湖北省高院判决王万雄“无罪”。

  据多家媒体引用过的资料:自1997年至今,涉及“伪造证据罪”、“妨害证据罪”的案件占全部律师维权案件总量的80%。全国律师协会曾对23个律师伪证罪的案例进行统计分析,结果表明,其中11个案件涉嫌的律师被无罪释放或撤案,错案率近50%。

  刑法306条这一悬在律师头上的达摩克历斯剑,使许多律师对于一些诉讼业务尤其是刑事诉讼业务避而远之,或在代理案件时小心翼翼,如履薄冰。

  很多法律界人士认为,参照国际上很多国家都确立的律师的刑事辩护责任豁免原则,刑法第306条应当取消。

  也有观点认为,刑法第306条不应取消,理由主要有:任何职业都应有法律约束;难道律师不作伪证就不能从事辩护?难道律师作伪证就可以不受惩戒?

  “如果律师自身都岌岌可危,又怎么保障当事人的利益?”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陈瑞华在多次呼吁废除刑法第306条。他说,事实上,刑法第307条已经有了对作伪证的定罪量刑规定,刑法第307条规定:“以暴力、威胁、贿买等方法阻止证人作证或者指使他人作伪证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帮助当事人毁灭、伪造证据,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司法工作人员犯前两款罪的,从重处罚。”这样,再在306条单独对刑事诉讼辩护人、代理人(主要是律师)做出规定,其实是一种歧视性立法。并且306条对“引诱”等妨害作证行为的规定比较模糊,难以度量。

  德恒律师事务所主任王丽律师说,律师是依靠自己的专业知识生存的劳动者,保护律师的权利是保护劳动者合法权利的要求。

  王丽说,辩护律师为被告人辩护,是行使被告人权利。律师的权利不是国家的权力,也不是社会权利,而是公民个人权利的延伸。律师在场权、律师会见权、律师调查取证权,这些为法治国家所普遍认可的权利形态,虽然以律师权利为外在表征,却是不折不扣的基本人权。目前律师权利的弱化,使公民在诉讼中蒙冤的可能性增大,近来出现的一些冤假错案,多少跟律师辩护权不能充分行使有相当关系。

  王丽说,中国社会正处于转型时期,政治社会、权力社会正不断向日益成熟的市民社会过渡,这为律师的职业化发展提供了极为合适的土壤。《律师法》的修改完善,将使律师业进一步健康,也将进一步促进中国法制化建设。

推荐阅读

太阳能室外路灯检修

太阳能室外路灯检修jyszm沈阳金银山照明工程有限公司,金银山照明,沈阳路灯,沈阳太阳能路灯,沈阳LED路灯,沈阳路灯厂,沈阳庭院灯,沈阳太阳能庭院灯,沈阳高杆灯,沈阳升降高杆灯,沈阳灯杆造型,沈阳灯杆挂件,沈阳景观灯,沈阳草坪灯,沈阳太阳能草坪灯,沈阳墙壁灯,

热点新闻

cctv1开学第一课直播入口 开学第一课2019央视网中央1套观看地址

2019年央视《开学第一课》将在9月1日晚上播出,今年的开学第一课主题是五星红旗,我为你自豪,节目主持人为董卿和撒贝宁。这是新一年的开学日,相信很多老师都会布置学生们回家观看开学第一课,一个节目,讲述一场爱国情怀,观看开学第一课,学习爱国精神,

Power by DedeCms